邪恶术士奥蕾莉丝

时间:2018-11-08 阅读量: 加载中 来源:百度


(1)  「结束了,在烈火焚身中倒下吧……」奥蕾莉丝双手冒出眩目的火光,对着浑身中了献技一身火光正在朝自己冲过来的兽人战士施放了燃烧,将他击杀在自己穿着高根长靴的玉腿之下。  「为什么在散步的时候,总是会碰上一些无聊的家伙……莎娜,我们走。」奥蕾莉丝将魅魔召唤回身边说道。  「好的,女主人,本来还想好好娱乐一下的……」莎娜在奥蕾莉丝的身后收起鞭子,看了看自己的指甲笑了笑。  「恩哼?!?……」突然奥蕾莉丝听见身后莎娜一身娇叫,已经倒在了地上。  「莎娜?……」奥蕾莉丝回过头,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寒意。 .....  「盗贼?!……」奥蕾莉丝的耳边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但是已经太迟了。  一把利刃顶在了她的后背,同时一条细细的钢丝,已经勒住了她细长白皙的脖子。  「你的魅魔太大意了,居然忘了隐形,你自己也是一样呢……」奥蕾莉丝身后的女血精灵盗贼附在她的耳边笑道。  「原来不止一个人吗?……」  「当然,我们找了你很久了,奥蕾莉丝,你在部落通缉榜上的身价一直在增加,现在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还要好呢,因为你刚才的杰作,赏金归我一个人了……」  「想的倒美……」奥蕾莉丝的手上浮动着暗影的能量。  「你最好别做什么傻事,驮着尸体回去很费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血精灵收紧了钢丝笑道。     ***    ***    ***    ***$$$$$  奥蕾莉丝被剥了个精光,仅穿着贴身的内衣和丝袜,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用能够封印魔法的魔绳紧紧的并交叉着捆在一起,她高耸的酥胸也受到了女血精灵的特别照顾,被绳子交叉的勒住根部,高高的勒的挺起来,她那双修长白皙的玉腿,同样也是,用绳子三股为一组,脚踝,小腿,膝盖上下部,大腿紧紧的并拢捆在了一起。  「法杖不错,估计能卖个不错的价钱。」血精灵拿着奥蕾莉丝那根散发着红光的「涅磐」在端详着。  「很别致,我见过很多术士,还没见过这样的法仗。」  「你为什么不用它敲敲你的脑袋,我想感觉会更别致,血精灵?」奥蕾莉丝被绳子吊住被迫颠着脚尖点着地面站着。  「你这么说话,是想让我帮你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呢?还是想试试我拷问猎物的手段?」血精灵站起身,走到奥蕾莉丝身边,托起她的下巴笑道。$$$$$  「你看起来并不是纯种的人类,你身上有血精灵的血统?真是有趣,看上去倒是一个尤物,也许把你卖给奴隶商人会有更高的价钱……」  奥蕾莉丝有着一头长长的黑发,眼眸却是金色,血精灵撩起了奥蕾莉丝的头发,看见了一对尖尖的耳朵。  「血精灵,我的血统和你无关,如果你不想惹火上身的话,最好还是把我放了……」奥蕾莉丝用力的扭了一下头,从血精灵的手中挣脱出来,冷冷的说道。  「哼,是吗?说了半天,我似乎有些饿了……」血精灵笑着慢慢的将自己上身穿着的低胸红色皮衣拉链慢慢的拉开,然后召唤出了一条蓝色通体透明的虚空鳞鱼,那条鳞鱼在血精灵的手上慢慢的缠绕着,然后盯着奥蕾莉丝,浑身兴奋的一颤,直接朝奥蕾莉丝裸露的下体钻了过去。  「呀啊?!……该死的血精灵……你要吸取我的魔力?……」奥蕾莉丝扭动 ....着身子看着下身已经钻进去半截的虚空鳞鱼,呻吟着叫道。  「没错,你充满着魔法的身体是我最美味的点心了,呵呵~ 」血精灵说着双手捧着奥蕾莉丝的脸,对着她的双唇用力的吻了下去。  「呜!!?……呜!!……」                (2)  血精灵从后面用双手死死的抱住奥蕾莉丝,捏着奥蕾莉丝高挺的双峰用力的揉着,火热的双唇好象磁石一样紧紧的吸在奥蕾莉丝的嘴上。  「呜哦?!……呜呜……」奥蕾莉丝感觉到自己的魔能正在一点点的从双唇间被吸向血精灵的体内,下体的虚空鳞鱼在她的蜜穴中一边贪婪的吸吮着大量的魔能,一边亢奋的疯狂扭动起来,弄的奥蕾莉丝翘动着白皙的臀部不住的呻吟起来。  「更多……我还要……更多……唔……恩……」血精灵美女两眼放光,一边 黄牛好喃着一边更加兴奋的扭动自己销魂的身子,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奥蕾莉丝的双眼睁的大大的,用力的想摆脱血精灵美女致命的双唇,但是却毫无办法。  「不行……这样下去……魔能要被彻底榨干……呜……」奥蕾莉丝在挣扎中用力的甩了一下头,终于见血精灵那磁石般的双唇甩开,然后大口大口的娇喘起来。  「呵呵……感觉很美妙呢,你没必要抗拒,很快你就会上瘾了……作为答谢,我也稍微让你舒服一下好了~ 」血精灵用手抹了抹双唇,从腰间抽出那对泛着绿光的匕首,连着匕首的鞘一起,突然顶进了奥蕾莉丝的菊花,冰冷的感觉让奥蕾莉丝的菊花一阵收缩,却抵挡不住那匕首的长驱直入。  「啊啊?…… 恩?!……」  「来,试试我的大力「背刺」……」血精灵坏笑着用力将匕首朝奥蕾莉丝的....菊花深处一戳,然后大幅度的搅动和抽插起来。  「噢啊啊!……噢啊……」奥蕾莉丝双颊绯红,被插的娇叫连连,娇媚的身子在血精灵的怀中剧烈的颤抖起来。  「对了,可爱的小家伙吃的也差不多了吧,该出来了~ 」血精灵一边大力的背刺,一边将手指伸到了奥蕾莉丝被虚空鳞鱼搞的泛滥成灾的蜜穴中,摸索了一阵,然后拽着虚空鳞鱼的尾巴,用力的把它拽了出来。  「呀啊!!……」吸饱了魔能的虚空鳞鱼颜色变成了深蓝色,浑身粘满了奥蕾莉丝的爱液,在血精灵的手中疯狂的扭动着充满能量的身体。  血精灵将虚空鳞鱼放到嘴边,然后将它化为一股蓝色的能量体吸入了嘴中。  「呵呵,很不错……」血精灵闭着双眼,在享受着魔法能量带给她全身的美妙的充实感。  被吸干了魔法的奥蕾莉丝浑身香汗淋漓,原本纤细修长的身体也变的更加柔$$$$$弱了。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血精灵……」奥蕾莉丝半闭着双眼有气无力的说道。  「是吗?就凭现在的你吗?你现在恐怕连一个最低级的暗影弹也放不出来了吧?」  血精灵美女捏着奥蕾莉丝的下巴,将一个红色的塞口球塞进了她的最里,然后在脑后扎了起来。  「我的名字叫蕾琳。血月,如果你还能从部落那帮性虐狂老色鬼点狱官的胯下活着逃出来,也许你会有机会让我付出代价吧,呵呵~ 」  「呜……」  「说到老色鬼性虐狂,恩……在带你回去之前,似乎还可以利用你的身体的帮我多弄点赏金呢?」蕾琳。血月将吊着奥蕾莉丝的绳子解下来,然后将她整个人装进了一个袋子里。     ***    ***    ***    ***...  一小时后,地狱火城墙  卡加斯。刃拳的面前,摆着一个正在蠕动着的布口袋,袋口被扎了起来。  「这是在门口发现的?」卡加斯。刃拳问道。  站在一边的巡视者加戈玛点了点头。  巡视者加戈玛接着用剑将袋口的绳子挑断,一个白晃晃的蠕动着的女人的身体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呜?!……」奥蕾莉丝显然对出现在眼前的这些红色的邪兽人有点意外。  「真有趣,一个被绑着的裸体的人类女人?」卡加斯。刃拳的色眯眯的目光很快停留在了奥蕾莉丝不断起伏的胸部,还有那双修长白皙的玉腿上。  「很可疑,我要亲自审问一下她,把她带到拷问室……」大酋长卡加斯。刃拳邪血沸腾,虎鞭一阵,从宝座上站起来命令道。  「呜哦哦哦!!!……呜!!!……」奥蕾莉丝被卡加斯吊起来,然后被鞭 .....子狠狠的抽中了她最敏感的酥胸上,一道深红的鞭痕印在了奥蕾莉丝白皙的右乳上,接着鞭子如雨点般倾泻而下,把奥蕾莉丝高翘的屁股和大腿抽的疯狂的颤抖起来。  「呜呜呜呜!!!……恩?!……呜呜!!……」奥蕾莉丝被鞭子抽的浑身不住的剧烈的抽搐着,圆睁着双眼在不住的娇叫。  「说,你是谁派来的间谍?!恩?哈哈哈,不过我喜欢你被捆着的样子,还有你嘴里那个性感的口球,不管是谁把你送来的,我现在要好好的享用了哈哈哈~ 」卡加斯兴奋的挥舞着鞭子,把奥蕾莉丝抽的花枝乱颤,然后非常娴熟的脱下裤子,露出了那根火红如腊肠一般的邪血肉棒,对,因为邪恶之血的影响,那东西也比一般的兽人大了不少……  这时候,破碎大厅中回荡着玛瑟里顿那个哀怨的声音:「滚开!你们这帮寄..生虫!我的血是我自己的……」  你错了,你的血是属于广大邪兽人淫民群众的……  卡加斯抱住了奥蕾莉丝的纤腰,从后面一下将它那根狂暴的红色凶器插进了奥蕾莉丝紧闭的蜜穴中,那粗大的尺寸让奥蕾莉丝一开始很不适应,蜜穴被撑的紧紧的,但这丝毫不能阻挡我们英明神武的大酋长猛烈的攻势,那东西长驱直入,直捣花心,猛烈的抽插起来。  「呜哦哦哦哦!!?……」奥蕾莉丝被卡加斯死死抱着一眨眼就被狂插了几十下,整个人在半空中被顶的剧烈的扭动起来,吸取了邪恶之血的兽人力量果然非同凡响,每一下都将奥蕾莉丝插的反弓绷紧了身子,好象随时要被捅穿一样。  「恩……美妙的身体……比血精灵的暗夜精灵女人的更有味道?」卡加斯兴奋的握住了奥蕾莉丝的双乳根部,卯足了劲用力一拧,将奥蕾莉丝高挺的乳房拧$$$$$的完全变了形,象两个鼓胀到极限的气球,那两颗红色的眯眯也充了血变的坚硬无比,高高的凸出来,差点把奥蕾莉丝的乳汁给硬生生的榨的喷出来。  「呜哦!!!……恩哼!!……」  ……在大酋长勇猛dps的同时,蕾琳。血月已经尾随巡视者潜行到了卡加斯的宝座附近,现在就在一边欣赏着精彩的人兽大战,一边等待着最佳时机。  「扑哧扑哧扑哧!!!」卡加斯下身猛烈的一抖,一下将大量的精液射进了奥蕾莉丝被插的狼狈不堪的蜜穴深处,精液射满了奥蕾莉丝的子宫,然后顺着她被鞭子抽的到处是红色印子,丝袜到处都是口子的大腿上倒喷出来,流到了地上。  「呜!!!!……」奥蕾莉丝圆睁着双眼,仰起头浑身颤抖着接下了大酋长的射精冲击,但是这还没完,勇猛无比的大酋长将火红的大肉棒抽出,然后扯掉 ...了奥蕾莉丝嘴上的塞口球,对准奥蕾莉丝张开的嘴巴又是用力的捅了进去。  「不……呜哦!!!……」奥蕾莉丝连喊的时间都没有,整个嘴巴就被大酋长的大号腊肠给塞的满满的,一直顶到她的喉咙深处,又是一阵快速猛烈的抽动,大酋长虎鞭再度一震,将白色浑浊的精液喷了奥蕾莉丝一嘴,并从她的嘴角慢慢的流下来。  「哼哼,都给我吞下去!」大酋长抖动着自己依然没有疲软的腊肠,在奥蕾莉丝的嘴中喷出一股股的精液,直到再也射不出了,才将它从奥蕾莉丝满是精液的嘴中抽出来。  「呜……咳!!……」奥蕾莉丝被精液呛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从嘴角流出的精液已经流的她的胸部到处都是。  「很好,时机成熟了~ 」在一边等待许久的蕾琳。血月一个暗影步闪到了卡加斯的身后,将两把利刃一个伏击直接从肋骨的间隙插进了卡加斯的心脏中。 ..  「噢啊?!……喔……」卡加斯闷吭了一声,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就带着满脸满足的淫笑倒下去了。  蕾琳。血月在卡加斯的身上摸了一阵,拿到了他的印记。  「今天我接待了一名腰缠万贯的收藏家,这位贵客想要购买某件特殊的器物。酋长卡加斯。刃拳总是随身携带着一枚印章,用来签署各类官方文件。我要你替我夺回这东西。」沙塔斯城中那个虚灵曾经这样对蕾琳。血月说道,现在这个委托终于完成了,在动用了一个绝美诱饵的情况下。  蕾琳。血月打量了一下半空中几乎被射的满身精液的奥蕾莉丝笑道:「这家伙的尺寸可真大,感觉一定很美妙吧?现在我给想想,怎么才能把你再弄出去呢?」  「呸……恩……」被卡加斯插的还在娇喘浑身流淌着精液的奥蕾莉丝半闭着眼睛又从嘴里吐出一股浓稠的精液,抬起头盯着蕾琳。血月笑着说道: ...  「这种「美妙」的感觉,我想你很快就有机会亲身体验到了呢……」奥蕾莉丝的眼睛里闪动着血精灵特有的金色光芒,那邪恶而充满魅惑的眼神让蕾琳。血月觉得浑身上下有点不自在。                (3)  「感谢你的帮助,血精灵,这是给你的报酬。」  蕾琳。血月从沙塔斯城贫民窟的星界财团虚灵手中接过了一袋金币,然后跨上虚空龙,飞到了圣光大厅之中。  「阿达尔那个大灯泡依然醒目……」蕾琳。血月笑道,在她的身后,是一个蠕动的袋子,被绳子紧紧的捆在虚空龙的背上。  几秒之后她们便穿过了旁边的传送门,来到了奥格瑞码。  「呜……!」蕾琳。血月解开袋子,将被塞口球堵着嘴的奥蕾莉丝抱出来放在了地牢旁边的地板上。.....  「一会你就能见到我的委托人了,希望他看到你这副诱人的样子不要忍不住一口把你给吞了~ 」蕾琳。血月笑道。  「不过也许在尝过邪兽人的尺寸之后,也许你要对那些绿皮肤的家伙大大的失望了。」  不一会,一个高大的穿着铠甲的独眼绿皮兽人走了过来,他显然对奥蕾莉丝的出现以及她现在这副被全身紧缚的样子大为惊喜。  「血精灵,没想到你真的办到了,她可是个非常棘手的猎物。」  「废话少说吧,格隆。血眼,接下来要怎么处置她随你的便,我只是来拿我的报酬的。」蕾琳。血月答道。  格隆。血眼笑了笑,将一袋金币扔到了蕾琳。血月的面前。  「很好,我喜欢做事爽快的人。」蕾琳。血月打开袋子正准备数钱,突然被袋子中喷出的一股迷烟呛的咳嗽起来。 .....  「呜?!……迷烟?……死绿皮你敢暗算我?……」蕾琳。血月捂着嘴倒退了几步,身后传来了地牢闸门放下的沉重响声。  「我忘了告诉你,你自己也在我们的通缉名单上,因为你什么人的钱都收,曾经暗杀过部落的将领。」格隆。血眼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双斧。  「抓住这个盗贼,别让她跑了!」格隆。血眼大声喊道,周围立刻涌出了全副武装的狱卒,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朝蕾琳。血月盖过来。  「身体……没力了……」蕾琳。血月抽出腰间的匕首,奋力的躲开了大网,游走的刀刃熟练的一下从铠甲的间隙捅倒了冲过来的一名狱卒。  「小心,举起盾牌!」格隆。血眼一声令下,狱卒们举起了巨大的盾牌,将蕾琳。血月围在了中间。  「用盾击!!」  「击晕她!!」黄牛好  蕾琳。血月见无法找到攻击的间隙,干脆用那巨大的盾牌作为跳板,一脚踩上去整个人腾空跃起,直奔包围圈外的格隆。血眼而去。  「把你的另一只眼睛交出来!!混蛋!」蕾琳。血月浸了毒的匕首对准了目标的眼睛,红色的长裙在半空中飞舞。  「很遗憾,盗贼……」格隆。血眼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把盾牌,挡下了蕾琳。血月致命的匕首,然后挥舞着巨斧,放出了一道强大的震荡波,将已经几乎没有力气的蕾琳。血月震的连退数步。  「机会来了!」格隆。血眼对着眩晕的蕾琳。血月一个冲锋,将她再次撞晕,然后用满腔的怒气开始了连续的破甲。  「破甲!!破甲!!破甲!!破甲!!破甲!!哈哈哈!!」格隆。血眼狂笑着用手中的战斧一下撕碎了蕾琳。血月穿在身上的红色紧身皮衣,并将她缠在 .....腰间的长裙整条割成了两截,然后又扯成了碎布片。  「呀啊!!……我的衣服!?……」蕾琳。血月在娇叫声中浑身的衣服几乎都被撕碎,只剩下手上的长筒手套和穿在修长美腿上的红色袜靴。  蕾琳。血月的身体彻底没有力气了,她被狱卒们一拥而上,双手被粗暴的兽人反剪到背后扭到极限,用结实的绳子用力的捆了起来。  「捆的仔细点兄弟们,她可是个狡猾的盗贼,不要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格隆。血眼站在一边笑道。  「放开我,你们这帮恶心的绿皮……!」蕾琳。血月在挣扎中叫道,她的双腿被兽人并拢着用绳子一道道的捆了起来,胸前也缠满了绳子,一对失去保护的玉乳被兽人们捏在手里肆意的玩弄。  「把她们带到我的拷问室去,我想今天晚上我们可以玩的非常爽快嘿嘿嘿~ 」黄牛好格隆。血眼看着两位大美女差点没让他当场喷出鼻血来的惹火身段淫笑道。                (4)  蕾琳。血月的双手被朝后高高吊起捆在一起,并用镣铐锁住,脖子上则被套上了项圈,与地面连在一起,她修长的双腿被并拢着从大腿根部开始用绳子一直捆到鞋根处,紧密无比,被迫向前弯腰,挺着胸部翘起屁股维持着一个等着人来操的屈辱姿势。  「横荣幸我能在今天同时把两个大美人压在身下,那感觉真爽,哈哈哈~ 」格隆。血眼捏着蕾琳。血月的下巴狂笑着。  「放开我!……你这混蛋,我会把你下身这条东西给……呜?!……呜哦哦!!?……」  蕾琳。血月还没骂完,格隆。血眼那条东西已经扑哧一下从她性感的双唇之间捅进了她的嘴中,并且趁着她中毒没力的时候,肆意的抽插起来。..  「呜!!!……」蕾琳想用牙齿将那条该死的东西咬断在嘴里,但是怎么也使不上力,不大不小的咬力反而让格隆。血眼感觉更爽了。  「嘿嘿,你的小牙齿咬的我好舒服,再用点力~ 恩……」  「呜!!!……呜噢噢!!……」蕾琳睁大着眼睛,扭动着身子忍受着格隆。血眼下身那条丑陋的东西和那恶心的气味充满了她的口腔和喉咙,但她却毫无办法,但是马上更high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看守,在血眼的召集下,纷纷自己破甲,破的身上一丝不挂,只看到七八条绿色的香肠在那晃来晃去。  他继承了兽人喜欢群p的优良传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呜呜?!!…… 呜!!!!……」蕾琳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下身双腿之间那个最隐秘最敏感的部位被一条粗硬的东西狠狠的一插,堵了个严实,一个壮....实的兽人已经用一双有力的胳膊死死的抱住了她纤悉的小蛮腰,并将自己粗长的肉棒用最大的力量捅进了蕾琳的蜜穴之中,狠狠的干了起来。  这样一前一后,前后夹击还仅仅是热身运动,蕾琳被两个兽人插的混身不住的颤抖,呜呜的娇叫连连,当然,一边的奥蕾莉丝也没能幸免,她那娇媚性感的身体被三个兽人搂在怀中分别从前,下,后三个部位,用肉棒将她的嘴巴蜜穴和菊花插了个透,为了方便起见,她的双腿是被分开来大小腿捆在一起的,前面的兽人抱住她纤悉的脖子,让她性感的双唇含着自己的肉棒,下面的则用双手抱住奥蕾莉丝的双腿,让她骑在自己的腰间,仰躺着一刺到底,后面的那位,对着奥蕾莉丝高翘白皙的臀部,自然也是义不容辞的用自己的长处迅速填补了这唯一的漏洞。  「呜呜!!……恩!……」奥蕾莉丝的双乳被下面的那位兽人双手抓住,在....抽插到亢奋处突然使劲一拧,便听到奥蕾莉丝花枝一颤,仰起头双颊绯红的浪叫数声,十分的过瘾,凭空给全队上个近似嗜血的效果。两位美女的娇声浪叫和扭动的美体,让兽人们热血沸腾,干的更加起劲,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只听见房间里两位美女急促的娇喘和那肉棒在紧实的穴壁间高速摩擦的声音。  「扑哧扑哧!!!……」血眼率先射出,将蕾琳的嘴里射的都是白呼呼的粘稠的精液,然后还拔出来,射了蕾琳一脸。  「呜啊啊?!……啊啊!……」蕾琳感觉喉咙都快要被这些恶心的精液给堵塞了,半闭着媚眼娇叫起来,从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咽不下去的精液,但是紧接着,下体一阵猛烈的颤动,一股热流直喷她的花蕊,连续喷了好几股。  「呀啊啊!!……恩啊……混蛋……啊啊……」蕾琳娇喘着叫出的声音柔媚 ....无比,已经分不出是骂还是惬意的呻吟,在她浑身颤抖的时候,那兽人用尽全力,再次对她脆弱的花蕊射出了致命一击。  「为了部落!……」  「扑!!!……」  「啊!!!……」  相比之下,奥蕾莉丝虽然面临三个人的猛烈夹击,虽然同样是娇叫不止,但是表情却没有半点被凌辱的屈辱感,而是一种女人在性爱时特有的娇媚的神情,充满无限的诱惑。  「恩啊!!……好大……的力……噢!……」奥蕾莉丝骑在兽人的腰上,昂起身子,那完全没进她蜜穴中的肉棒一阵猛烈的抽动,将亿万的绿色种子一个不拉的播进了奥蕾莉丝的肚子里。  片刻之后,她的后庭也被开了花,她那绝美性感的臀部,让那个兽人欲罢不能,一连射了好几次,精液都喷到了奥蕾莉丝光滑的脊梁上。$$$$$  「恩……」  「啊……」  蕾琳和奥蕾莉丝两个人都是满脸红晕,浑身香汗淋漓,被喷的浑身上下都是精液的痕迹。  「很爽,不过好像还少了点什么。」格隆。血眼捏着蕾琳的右乳笑道。  「把刑具拿上来~ 」  递到血眼手中的,竟然是一对透明的锥形罩子,罩子的尖端连着透明的管子。  「因为无良的牛头人商贩,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喝上新鲜的奶了,原本这是给母牛们准备的,嘿嘿嘿嘿……」  说着血眼将两个罩子一下吸在了蕾琳高挺的双乳上。  好了,现在连傻瓜也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了,蕾琳的脸刷的一红,有气无力的骂道:  「把这恶心的东西拿开!……你们竟然想……榨我的……奶?……混蛋!!……不要……停手!?……呀啊啊啊!!!……」不管蕾琳怎么叫,机器已经开动,..那两个罩子一下被吸成了真空,将蕾琳的乳房吸的都变了形。  「血精灵,时不时感觉很刺激呢?当然,为了效果更理想,我们为你们准备了这个~ 」血眼说着捏住蕾琳的嘴,将一大杯液体灌进了蕾琳的肚子里。  「呜?!……」  「这杯强力催乳剂味道还不错吧?」  「什么……催乳?!……呜!?……」蕾琳刚想把肚子里的催乳剂吐出来,她的嘴已经被经验丰富的血眼用布团堵了个严实,然后再用胶带将她的嘴巴封的死死的。  「呜呜呜呜!!!!」蕾琳摇晃着头,将金色的长发甩的左右飞舞。  「药效的发挥大概需要5分钟的时间……恩……」血眼捏了捏蕾琳高挺的胸部吞了吞口水,来到了奥蕾莉丝的面前。  「至于你嘛,邪恶的术士,自从你上次大闹奥格瑞玛并且冒犯了大酋长之后, 黄牛好大酋长专门交代了要严惩,嘿嘿嘿,不过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一下子我还真想不出用哪种刑具来让你好好的舒服舒服了~ 」血眼从火炉中抽出一把烧红的烙铁,放到眼前看了看。  「要不我在你那性感的臀部上打上个漂亮的标记?……恩,你那柔滑的肌肤,有点可惜啊,还是算了吧。」血眼放下了烙铁,换成了一条闪亮的皮鞭。  「又是鞭子,你们就不能换点花样吗?……」奥蕾莉丝抬起头柔声说道。  「的确缺乏新意,恩,所以我为你专门准备了这个……」血眼淫笑着扔掉鞭子,拿出了一把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  「正好大酋长闲着无聊,去mc单刷了两把,这是其中一把,另一把已经被我们改造成了传奇级的刑具。  「——啊?啥?……」  「雷霆之怒。逐风者的调教神器!!」血眼拿出了两把闪动着电光的棒子,..对着奥蕾莉丝的双乳左右一插,猛烈的电流立刻将奥蕾莉丝电的双乳上下乱颤,浑身抽筋般的扭动起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奥蕾莉丝被电的睁大眼睛娇叫不止,接着血眼将神器收回,将目光移到了奥蕾莉丝那刚被插的淫水泛滥的下体上。  「恩……恩……你要……做……什么?……」奥蕾莉丝从血眼的目光中看到了极度邪恶的意图,一边急促的娇喘着,一边不安的喃道。  「接受神罚吧,邪恶的术士!~ 」格隆。血眼双手上的神器放射出了更为强大的电流,慢慢的朝奥蕾丽丝的下体伸去……                (5)  「啊啊啊啊!!!……呀啊!!…… 噢噢!!?……」奥蕾丽丝被调教神器同时爆插进蜜穴和菊花之中,一时间强大的电流从那两个最敏感的部位涌遍全身, ...电的她浑身发狂的痉挛起来。  「啊……啊……好麻……哎……」奥蕾丽丝急促的喘着气,浑身剧烈的抖动个不停。  「别着急,这只是先让你热热身……」血眼将拔出的神器说着又插了进去。  「呀啊啊啊!!!!!……噢啊啊啊啊!?!……」     ***    ***    ***    ***  「好象是晕过去了?这骚女人的下面已经流的不成样子了,效果比想像中还要好,嘿嘿~ 」血眼看着被电的浑身虚汗,身子还在一个劲抽搐,下体爱液狂喷的奥蕾丽丝笑道。  「从今以后,她们就是我们解闷的玩具了……当然,还可以解渴……」血眼转过身,用手捏住蕾琳被催乳剂刺激的鼓胀起来的乳房上,然后用力的一拧。  「呜哦哦?!…… 呜!!……」蕾琳娇叫数声,一股细细的白色乳汁从她抖 ....动的双乳前端喷了出来,被尽数吸进了管子中。  不过事情并没有血眼想像中的那么顺利,毕竟如此娇媚的两位顶级美女,也不是一般人能长期消受的起的。  第二天晚上,当血眼抱着奥蕾丽丝那性感的纤腰不知道是第几次将自己十几亿的精虫射进那销魂的蜜穴后,略显疲惫的他开始坐下来喝起从蕾琳那对饱满的乳房中榨出来的新鲜乳汁。  「味道不错啊,血精灵,你自己要不要也来一杯?」血眼举起杯子在被堵着嘴的蕾琳面前晃了晃。  「呜!!!……」蕾琳瞪着眼,羞愤的扭动着身子。  「恩……我想喝一杯,可以吗?……」奥蕾丽丝在一边抬起头,柔声问道。  「哟?你的耐力真是超出一般人类女子一大截呢,这时候还有闲情喝奶?哈哈哈~ 」血眼回过身,走到了奥蕾丽丝的面前,将杯子放到腰间,搓着自己的肉$$$$$棒,将几股精液喷到了里面。  「来,给你加了点很补的调料,给我乖乖的全部喝下去。」  血眼解开了奥蕾丽丝的双臂上的绳子,让她自己捧着杯子。  「喝啊……喝下去,哈哈哈~ 你开始有点奴隶的样子了。」血眼对周围的兽人守卫得意的笑着,完全没注意到奥蕾丽丝的瞳孔颜色在发生着变化。  「穿行于扭曲虚空的地狱之火,以我之名,将它们烧成灰烬,收割他们的灵魂吧!」奥蕾丽丝低吟着,并用自由的双手做出了快速的施法动作。  「你在说什么?……」血眼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时候,轰隆的一声巨响,一颗巨大的陨石突然砸穿了地面,落进了地牢之中,将几个躲避不及的看守砸成了肉酱。  一个浑身冒着绿色火焰的陨石巨人从巨坑中站了起来,他庞大的身躯径直朝 黄牛好那些还没拿起武器的兽人们碾压了过去。  「快!拿起武器?!干掉他!!」血眼算是反应最快的,但是其它人就没那么灵醒,毕竟大家已经整整射了两天了,脚底都有些飘,于是他们被陨石巨人的拳头轻轻的一碰,便彻底的飘起来了。  「啊啊啊!!?」一个守卫被陨石巨人一拳轰的穿墙飞了出去,其他拿起武器的守卫,在地狱的烈焰前,也被烧成了焦碳。  「该轮到你了,血眼,感谢你让我度过的快乐时光……」奥蕾丽丝举起杯子,媚笑着一饮而尽,陨石巨人朝着血眼大吼一声,带着绿色的邪恶之火,一拳将他的盾牌击的粉碎,并将他整个人轰进了地里,只剩两条腿还露在外面。  整个地牢弥漫着一鼓烧焦的气味,奥蕾丽丝活动了一下被捆的发麻的手脚,走到了蕾琳的面前。  「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恩?……」奥蕾丽丝象当初蕾琳捏着她下巴那黄牛好样,捏着蕾琳的下巴,把脸凑过去笑着问道。  「呜!!……」蕾琳那高挺鼓胀的乳房被奥蕾丽丝捏在了手里,然后象玩具一样揉弄着。  「他们似乎想把你变成一头乳牛呢,我也认为这主意不错,恩……」  外面响起了刺耳的号声,看来陨石巨人的动静稍微大了一点,已经惊动了外面的守卫了。  「本来我不想再来第二次的……算了……代我想萨尔问好。」奥蕾丽丝走出地牢,向身边密密麻麻的兽人士兵笑道。  「术士们,把那个地狱火放逐掉!」赶来的战场指挥官们喊道,他们还同时带来了一大票原本准备和联盟切磋的部落精英。  「干扰我拿牌子你必须死!」一个兽人术士站出来,对地狱火释放起放逐术。  几个巨魔法师已经开始朝奥蕾丽丝搓大火球,另外牛头猎人们的可爱宠物们....已经同一时间狂扑了上去。  「盗贼!盗贼在哪?面对一个裸体的术士,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喂,部落的,我可没想把事情搞大啊……」奥蕾丽丝的瞳孔中滚动着巨大的邪能,她一头的金发都因为能量的喷涌而飘了起来。  「首先,面对我暗影的怒火!!」奥蕾丽丝大喊一声,一道暗影的能量波汇集成恶魔的的身形,然后朝四周倾泻爆发,将在场的人全部震晕,其中包括离奥蕾丽丝的背部仅有数码之遥的8个盗贼,其中5个手里冒着冷血特有的蓝光。  「然后,迎接混乱之雨的洗礼!!」  一时间,无数的地狱火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如雨点一般砸在奥格瑞码的广场上,把包围着她的各职业强力精英砸的到处乱飞。  「我操!?你真的确定她是术士?!」在场的术士们面对成群的地狱火和被...砸倒一片的盗贼们哀怨而嫉妒的喊道。  「法师们快冰环奥爆下冰雹!战士群嘲盾墙!牧师小d给我往死里奶!!74们快驱邪!74!?血74都他妈死哪去了?!」战场指挥官喊道。  「他们都去爽jjc了……」  突然一道闪电电翻了几个地狱火,板甲萨满大酋长萨尔手持毁灭之锤横空出现。  「他nnd,谁把我的屋顶砸了个大洞!?」  「萨尔,好久不见,如果你的手下们懂得应有的礼貌,我想你的屋顶应该可以幸免于难吧,哈哈~ 」奥蕾丽丝手持那根红色的「涅磐」法杖,在暗影和火焰的能量包围中笑道。  「又是你?!奥蕾丽丝?!你怎么会在这??」萨尔瞪大了他的眼睛喊道。  「呃……说来话长,不过我想我该走了~ 尊敬的大酋长,代我向你亲爱的娜...娜问好,还有以后一定要记得先把窗帘拉下来……」  「囧囧囧……你说啥?!你别想走!!」萨尔咆哮着朝奥蕾丽丝扔出了闪动着电光的毁灭之锤,可惜,被一双巨大而有力的翅膀挡下了。  「我最强大的奴仆,末日守卫,去和大酋长玩玩吧。」  「吼吼吼吼!!……」于是末日首位迈着牛蹄,张开翅膀朝萨尔飞了过去。  「我他喵的?!一个人就招了末日守卫,还是瞬招?!为什么我们还要5个人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他喵的要删号!!」一群兽人术士掩面泪奔着跑开了。  然后奥蕾丽丝召唤出地狱战马,将捆着的蕾琳放在马背上,趁着空前的大混乱绝尘而去。  「快把这些到处乱窜的地狱火给清理掉!!部落的勇士们!!」萨尔挡下了末日守卫当头劈下的一刀大吼道。...  「74们!!血74们出现了!!」不知道有谁突然大喊一声,只见一排排一列列金黄色的血74们,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奇迹般的同时而整齐的从竞技场的大门内蜂拥而出,见怪就秒,顶着无敌鸡蛋壳神圣风暴开着翅膀一路飙下来眨眼的功夫就把几十个地狱火变成了碎石块。  「哪来那么多地狱火,他喵的术士就是BUG!」血74们把末日守卫踩在脚下,义愤填膺的说道。  「你们怎么突然?……」萨尔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他喵的,JJC又卡地图了!!!」

上一篇:我与兼职熟女的故事

下一篇:40岁的我与90后美女的回忆